日前,原本售價每平方米1.6萬元至2 .1萬元的廣州亞運城山海灣項目突然降價銷售,只售9800元至12500元。導致老業主強烈反彈,封閉小區禁止銷售員和看房客進入。但這些措施卻難以阻擋看房者的熱情,降價後房屋銷售量明顯反彈,短短3天70多套房源就銷售了四分之三。(6月2日《廣州日報》) 
  每當樓市步入下行軌道,比如說2008年、2011年以及今年,總有一些樓盤老業主站出來以種種方式來反對,甚至不乏極端抗議行為,以阻止開發商降價銷售。對於這種現象,輿論習慣於這樣的批評:老業主缺乏契約意識。
  老業主之所以反對開發商降價銷售,主要原因是,購房時付出了高昂的經濟成本,甚至很多人今天還是“房奴”,然而,很多人幾年的辛苦收入恐怕也趕不上樓價一夜下跌所帶來的損失。
  由於推手是市場,這一輪樓價下跌不同於往年,可能涉及面更廣,持續時間更久。那麼,這一輪樓價下跌引發的老業主抗議事件自然也比往年更多。因此,如何防止這類抗議事件增多、擴大,是有關方面必須思考的問題,最好多儲備幾種應對之策,以防止這類事件失控。
  在筆者看來,如果是個別樓盤因為某些原因降價銷售,老業主抗議或許會有一定效果。畢竟,開發商要顧及老業主的情緒,否則,出現極端事件對開發商也會造成損失。但如果降價銷售已經成為一種市場趨勢,比如說現在,老業主對開發商降價銷售的反對,基本上是無意義的抗爭。
  首先,老業主抗議所在項目開發商降價銷售,實際上是與整個樓市趨勢對抗,其結果必然達不到目的。在目前庫存量高企、成交量大降的情況下,降價銷售是不少城市的不少開發商的唯一選擇,老業主與整個市場對抗,無疑很難取得勝利,因為市場的力量很強大,而老業主的力量很微弱。
  其次,老業主的抗議阻止不了開發商降價銷售。開發商既然選擇降價銷售,顯然,會有應對老業主抗議的思想準備和預案。比如,亞運城山海灣項目老業主阻止售樓,但售樓人員還是能利用項目附近的酒家和看房者進行交流。老業主耗費時間和精力後,還是達不到目的。
  其三,開發商往往占有法理優勢,老業主更像“無理取鬧”,自然很難達到目的。如果老業主有某種證據來證明開發商曾經承諾房價只漲不跌,顯然法律是支持老業主維權的,但如果沒有這樣的證據,在道理上、在法理上,老業主都站不住腳,如何獲得法律和社會支持?如果得不到法律支持和社會支持,還是別鬧為好。
  儘管市場不可能始終平靜如水,但我們要看到中國樓市今年所發生的種種矛盾,是多年頑疾積累的結果,是極不健康的折射。
  □張海英
創作者介紹

油漆工程

fe21fekcr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