□通訊員 寧公宣
  金陵晚報記者 董紅偉
  因為存在打擊處理難、關押難、治療難的難題,很多身患艾滋病的疑犯只能抓了又放,犯了再抓。一些疑犯甚至拿艾滋病做“護身符”,放言“你們早晚得放了我。”
  但隨著南京在一處傳染病隔離醫院闢出一塊區域、建成了首個關押艾滋病嫌犯的特殊監區,南京向艾滋病疑犯的“特權”說“不”。
  湯匙、漱口杯都是軟塑料製成
  前幾天,安徽人杜某再次盜竊被抓,他又一次主動表明瞭艾滋病人身份:“你們遲早要放我走!”
  但這次,他發現自己的“護身符”失靈了:南京有了關押艾滋病嫌犯的特殊監區,艾滋病人的特殊身份,再也不能幫他逃避打擊。
  採訪這處“最神秘監區”,記者能提供的大概方位,只能是“距南京主城區約35公里處,一處樹木蔥蘢、人跡少至的小山山腳。”
  兩道沒有門頭的移動鐵門後面,綠樹後的一排平房,這便是南京市公安局監管支隊“涉艾”特殊監區。
  進入監區,迎接記者的又是連續兩道鐵門。鐵門背後,一條長走廊迎面而來。走廊一側,均勻分隔成每間15平方米左右的標間。
  房間更類似醫院病房:每個房間一排3張床位,床尾上方掛著電視機。走廊深處,14名男子分佈在5個房間,穿著病號服行動自如。
  “他們都是艾滋病毒攜帶者,因為涉嫌入室盜竊、吸販毒等違法犯罪被抓。”南京市公安局監所管理支隊副支隊長張文勇小聲介紹。
  除了必備的生活用品,房間內牆壁、地面、床櫃都是圓角,湯匙、漱口杯都是軟塑料製成,牙刷更是為特殊嫌疑人量身特製,長六七釐米,軟柄。據介紹,這是因為艾滋病嫌疑人最怕碰傷流血。
  日常伙食里從來沒有魚
  類似的特殊之處,這裡還有很多:
  嫌疑人用完的一次性飯盒,要用塑料袋裝好,整齊地擺在門口。因為“飯盒等生活垃圾必須集中收納,再交由醫院進行特殊處理。”
  嫌疑人的衣物清洗同樣特殊。需要更換衣物時,嫌疑人自行換下清洗,洗好後由管理人員取走,送到集中晾曬區晾曬。
  艾滋病嫌疑人的飲食和普通嫌疑人基本相同,菜譜里有肉圓、排骨等,但從不供應魚類。“因為害怕魚刺卡在喉嚨里導致出血。”
  除了這處特殊病區外,警方還和一所傳染病醫院合作,建設了一處專用病區,專門收治發病期的艾滋病嫌犯。
  在市看守所還有一處小型監區,專門用於看守女性艾滋病嫌犯。3個病區分別用於關押一般艾滋病嫌犯、發病期艾滋病嫌犯、女艾滋病嫌犯。
  每周醫院會定期安排醫生前來會診,瞭解艾滋病嫌犯身體狀況。
  民警一度不想職業被親友知道
  監區管理民警,本身就是危險職業,而這裡的民警,需要擔心的就更多了:萬一傳染了怎麼辦?別人知道我在這工作會怎麼想?
  經過動員,全市公安系統多名民警主動報名,執法勤務大隊大隊長祁劍餘就是這個管理團隊的“班長”。即使是他,剛和嫌犯接觸時,心理上也緊張。
  監所管理支隊邀請專家先後4次開講座,講解艾滋病相關知識,怎麼防範職業暴露風險。
  大家慢慢邁過了心理關,能夠和嫌犯面對面正常交流。
  如今,大隊長祁劍餘、副大隊長張彥紅等每天都會帶隊進入病區房間,為嫌犯檢查眼底、口腔等,和嫌犯溝通,瞭解他們的思想動向。為了體現雙方平等,所有民警都沒有選擇穿防護服,而是選擇穿普通長袖警服。
  “涉艾”嫌犯面臨無處理髮的難題,管理民警就買來理髮工具,親自上陣為他們理髮。
  已先後收押20名艾滋病嫌犯
  民警適應了新角色,有些疑犯卻需要習慣艾滋病不再是“護身符”的特殊待遇:
  一個四川來的患艾滋病的盜竊團夥,去年在南京攀爬入室大肆盜竊,最後警方只能關押了一名主犯,其餘人被遣送回原籍。這夥人今年又來連續作案。但這一次,他們被投送進了特殊監區。
  對大廠地區王某的打擊更是震動了一批艾滋病嫌犯:販毒上千克被抓的王某,同樣將艾滋病患者身份當作護身符,多次販毒,有恃無恐。
  但這次,當時已處於艾滋病發病期的他,被關押進了醫院特殊病房,並最終被執行槍決。這事震動了大廠地區一批吸毒艾滋病嫌犯。
  統計顯示,特殊病區試運行以來,已先後收押20名艾滋病嫌犯,其中有4名順利走完訴訟程序,投送監獄服刑。由於“涉艾”犯罪嫌疑人被及時收押、打擊,南京盜竊等案件明顯下降。公安部監管局有關負責人表示,“涉艾”專用監區正常運行,有效解決了“涉艾”違法犯罪人員打擊處理難、關押難、治療難三大難題,化解了長期困擾基層辦案單位的執法難點。  (原標題:南京“最神秘監區”:犯人都患艾滋病)
創作者介紹

油漆工程

fe21fekcr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